高三长弧,不定时扔点摸鱼上来

阴归阳·下

ooc之歌又愉快的唱起来啦。

设定不喜勿喷。

手机被没收前的狂欢。

其实是双结局哈哈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说,如果我们可以跑出去,外面的世界一定比我们想象中的美丽的多。”

“呐,我没事的,你先出去吧,记得来接我”

“没事的,快点走!”

回忆被打断,那个少年还是当年的模样。恶灵已经看上去完全暴走了,怎么办!再这样下去也是死,不如豁出去了。

“耀!还记得我吗,我是亚瑟,那个海苔眉毛的亚瑟”

恶灵似乎对亚瑟等我话有反应,动作也是有些停顿,但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,这个举动不仅没有让事情缓解些,反而让发丝更快更迅速的缠绕上去。

亚瑟现在只剩下头和脖子在外面了,基本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。连喘息都有些吃力。恶灵很开心,在原地转了几个圈,跳到亚瑟面前。怨气让亚瑟看不清他的面容,愉快的声音从里面飘出。

“好开心……亚瑟……约定,永远……一起”明明是笑着的,但是亚瑟却感觉他是要哭出来了。一股发丝聚集成了一根针,直指亚瑟的天灵盖。“一起……在一起”

怨气铺天盖地而来,亚瑟从中看到了一些景象,两个没有父母,在实验室里长大的孩子,开心的计划着跑出去。

“你先从这里出去,然后绕过院子里的守卫,到达这个后门,怎么样完美吧”

“就那么施行吧!”

第一个孩子逃出去了,第二个孩子在实现约定好的地方等他,没有等来那个孩子,等来的却是禁闭,实验和死亡

死掉的孩子想,为什么他不来接我呢?是不是因为我是个坏孩子。

为什么,我要死在这里?

为什么,你逃出去了!

为什么,不来接我!!!

为什么,没有遵守约定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那个孩子被怨气所感染,变成了恶灵,在一个地方徘徊,等着来接自己的人。原来,这个就是你的记忆吗?亚瑟从记忆中脱出时,发现自己已经是泪流满面。

恶灵好像没有因为等待而发狂,咧开嘴笑了“我已经原谅亚瑟了哦,现在,让我们在一起吧,亚瑟”

针尖快速向亚瑟飞去,这次的亚瑟没有闪躲,用了最后那个保命用的符咒挣脱了发丝。拼了命的向恶灵冲去。

红色,针刺穿了亚瑟的肩膀,但是亚瑟拥抱祝了恶灵,不,是耀。

“对不起,我知道现在说已经晚了,但是,此刻我终于可以拥抱着你了,王耀”

豆大的眼泪落下,落在两人拥抱的间隙中,渗入亚瑟的衣服中。怨气消散了,恶灵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。看上去也就12左右的孩子,耀眼神回复了清明,明明是笑着的,但是眼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。

亚瑟对于王耀的变化很吃惊,王耀轻轻推开了亚瑟,向二楼跑去。亚瑟不明所以但是想到王耀现在有理智还是跟了上去。到了二楼的那个小天台,亚瑟看到王耀站在栏杆边,看着这个小小的城市,回了头,对着亚瑟笑了。

“对不起,亚瑟,我是坏孩子吧。亚瑟可以来接我,我就很开心了”

亚瑟刚刚向辩论,王耀又说了下去“对不起亚瑟,我,你可以原谅我伤害你吗?”

“不过不原谅也没关系哦”亚瑟脸色有点发白,王耀从指尖有些变得透明,可以透过它隐隐约约的看到灯火通明的城市。“我也要消失了呢!反正也是已死之人,亚瑟,不要伤心啦,如果你不来,我还得在噩梦了徘徊啦”

沉默,亚瑟不知道说些什么,看到童年的玩伴快消失了,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,但是此刻一千一万句话什么都说不出来。王耀变透明的速度越来越快,有些白色的气泡在他的四周冒出,闲散在空中。

“不知道,我这次可不可以投个好点的胎,亚瑟,你实现了我们的约定,在定下一个约定好不好,不要拒绝,好好活下去”

气泡越来越大,越来越多,已经快看不到本人了,王耀摇摇欲坠,在倒下去了的瞬间,亚瑟想去接住他,在王耀落入亚瑟怀中时,就只有一点正在消散的灵力了。

肩膀突然火辣辣得疼,亚瑟痛苦的捂住了肩膀,在地板上无声的哭泣,也许是在伤感,也许是在懊悔,也许两者都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几年后,亚瑟已经不是什么营养师。在和耀的故乡有了新的工作,有了新的家。

这天阳光明媚,新邻居看上去已经安顿好了。咚咚的敲门声,亚瑟起身去开门。看到了那个孩子,带着一脸天真的笑容

“你好,我们是新来的邻居,希望可以好好相处,我叫耀哦!叔叔你叫什么名字”

“啊,我是亚瑟·柯克兰,请多关照哦耀”亚瑟微笑的摸摸孩子的头,眼底有股挥之不去的悲伤。

孩子很开心,一边蹦蹦跳跳的跑回家,一边大声叫“妈妈,怎么样,耀耀是不是个好孩子”

愿你安好·be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错就是be,开心打he,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,可以忍受我糟糕的文风( •̀∀•́ )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 )

© 风铃sprout | Powered by LOFTER